您好!欢迎来到茶叶网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茶叶网

暴涨中的大益“轩辕号”

2021-01-28 21:27:28| 发布者:admin| 查看:43| 评论:0| 收藏

暴涨中的大益“轩辕号”

图为:茶叶网摄

“轩辕号”,10个月左右近乎6倍的涨幅,看不透实相,然而其中有着清晰的金融逻辑,实则是“荷兰郁金香”泡沫的故伎重演。

2017年10月,大益茶业生产的“轩辕号”上市,据其公开信息显示,总2800件,42吨;一件15公斤,42饼。出厂价为每件3万,共117600饼,出厂货值8400万人民币。2018年8月,东和茶叶网上价格为17.6万一件,收盘货值近5亿人民币。

打个比方,三个亿可以买下全年老班章所有的古树和小树春茶,产量也就40吨多点。而现在仅仅“轩辕号”现在的市值就足可以买下老班章全年的产量。所以,其中的奥秘不言而喻。

1、轩辕号,究竟是庄主的筹码还是赌场的王牌?

大益论坛公号2017年10月16日有文曰:大益“轩辕号”!饮茶思源,崇德报功!开启号级新时代!

大益行情公号2017年11月10日有文曰:轩辕号:百年古树、号级传奇!

大益行情公号2018年4月6日有文曰:拥有轩辕号,是一种幸运。

通过解读上述标题,就可以对这三篇大益公号上的主要观点一览无余:伟大的一饼普洱茶,号级新时代的标杆,就是从2017年东和标示的6万多元到市值最高时期的19.8万的“轩辕号”。

谁是轩辕?

轩辕即黄帝,华夏“人文初祖”,中国远古时代华夏民族的共主,五帝之首,文明发端之始。轩辕二字都是车的意思,在远古神话传说中,黄帝是继炎帝之后的第一大神,有四面,故可视听八方,统治整个宇宙。有书记皇帝发明了车,故称轩辕氏。作为姓氏,是黄帝嫡传后代,出于有熊氏,为远古华夏第一贵族姓氏。轩辕二字非尊即贵,皓皓然立于文明。

轩辕号?号级是什么级?清朝向质卿同庆号和民国的福元昌叫号级。有几个人喝过?还是吴远之先生自说自话而已?

暴涨中的大益“轩辕号”

▲大益轩辕号

这个茶什么味道和层级呢,能够哗啦一下子就把零售价涨到了5千多一饼?为找寻到答案,有茶友特意去康乐茶城花钱去买泡样来审评看一看。

茶友张轴子君的一家之言的品评是:

“干茶,呈深墨绿色,显毫毛;茶汤清香,略带花香。前8泡,入口清甜,甜韵比较足,在口中有一定深度,伴随着浓重的涩味,黏稠度滑度尚可。后8泡,苦涩伴随生津而来,苦和涩持续析出。缺点是:涩味较持续,香气略薄,茶汤含香较弱。优点是:甜度和甜韵凸显,前泡和后泡有层次感的递进。”

我们该客观肯定客观表述,绝不弄虚作假。

做大益经销商朋友说:

“你真不了解大益茶,与你说的‘荷兰郁金香’是不一样的概念,用四个字形容,物有所值。茶路漫漫,任重道远。轩辕号从来没有说是班章,但是所有品饮后的答案就是班章,所以这就是大益战略,让客户去品判,用事实与客户自己去理会,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而不靠外界的因素。不得不说陈升号与澜沧古茶是被茶农‘绑架了’,但是大益从未被他人影响,定位精准,明白准确,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是真正的品牌效应。”

她还说:“郁金香是花,总有花凋谢的时候,大益是普洱茶,越久弥香,能喝的古董。”其实她不知道我说的荷兰郁金香事件是啥子东西。

有人给我说,不谈大益,何谈普洱茶。是的,我同意。但是大益商标1989年就注册了,所有权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国营勐海茶厂。我喜欢的是改制前的国营勐海茶厂的大益,是国家和集体几代人奉献的智慧,非某一厂长或某一个人之功。

那时候集中力量办大事,那时候毛茶统购统销,云南省供销社收购,省茶叶公司划拨毛料,2005年之前的茶,或曰古董茶的,与今天的大益有毛关系。

只有利益能说话,如今的大益普洱茶,可以说真实的流通存在于经销商之间的相互炒作,而真正的市场流通及占有率,可以说是不存在的。不是大益的吴远之这老板多厉害,而是因为有很多人在大益里面赚了钱,利益驱动。

传说中大益经销商“三姐妹”,都是高手,一件近18万的轩辕号,天天倒来倒去,在普洱茶著名的广州芳村市场都在来来回回倒卖。真实的货源流向和掌控,只存在于极少数的庄家手里,如同开赌场,他们就是这场赌局的做庄人。

大益大益,大利益也。

2、吴远之与大益茶业“轩辕号”

我首先去了大益茶业的网站找这款茶的介绍,没有找到;找2017年销售总值,找大益一年多少税收,都没有。网站上都是历史荣誉等,就不一一列举。我需要的简单数据都没有,答案尽在“不言”之中。

然后去天眼查APP上查找云南大益茶业集团公司的信息,成立于2004年3月17日。吴远之直接或间接控制了40家与大益相关的企业。之前是国营勐海茶厂,那是吴远之老板国企改制时买下的,之前的商誉和历史从法律上归吴远之先生的大益茶业集团所有,无异议。

我们来看有关吴远之先生的公开介绍:勐海茶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及勐海茶厂负责人,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出生于1966年,198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996年获加拿大渥太华大学MBA学位。曾就职于海南省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海南省证券交易中心、海南清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北大资源集团、云南博闻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

据说生活中的吴远之先生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把《圣经》当做“生活、做人、处事的指南。

还有个好玩的事情。2017年6月份,吴远之在一个论坛上说:

“一个国家好不好,要看它的奢侈品多不多。而茶,自古就是一种‘奢侈品’。如今,我们要把大益普洱茶打造成为中国的奢侈品。”

吴远之先生还说:

“奢侈品不意味着高价,它代表的是一种高品质,同时也是一种品味和生活格调的体现。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你愿意在某件事物上花费时间、精力、金钱,从而让那件事物成为了‘奢侈品’。大益普洱茶具备这样的气质,我们也希望能将其打造为中国响当当的奢侈品品牌。”

2017年“普洱教父”白水清先生和某药厂旗下的茶企出品《醉春秋·新时代》,用的还是红标宋聘配方,据说是用凤庆产的古树茶配的。这就奇怪,近100年的配方教父怎么知道,是不是找袁嘉谷的后人买的呢?我们不得而知。

吴远之的雄心和野心在这款产品上已有所体现。从这款产品的描述里,原料有布朗山核心产区的古树茶,老班章以及老曼峨、坝卡囡、新班章等古树纯料茶,他大益不会买,才有经销商埋汰陈升号与澜沧古茶被老百姓绑架了这一说。

古树茶买得起吗?大益在勐海县巴达万亩基地的树龄也有三四十年了,不用买老百姓的雨水、秋茶等,而且大益能给出的收购价也是很便宜的。

3、支撑普洱茶的金融逻辑,是步步为营的资本黑洞

很显然,“轩辕号”是想再续“号级茶”的经典传奇,但“号级茶”“印级茶”属于普洱茶里的代际区分。那些老字号茶庄留下的产品链接着历史与现实,成为中国茶里为数不多的老茶遗存。

早年间就有商家将“号级茶”作为概念放大,不过一个饮品经历过叫价拍卖以后,也就不那么纯粹了。普洱茶的收藏热,也都是以这些存世的“号级茶”作为一种想象期许。谁知,历史无意为之的遗留,却瞬间成了一个资本黑洞。

“号级茶”自身的稀有属性决定其收藏地位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轩辕号”的产品逻辑、金融逻辑都没有构建起来,少数人的财富梦被吸附在这饼茶上。作为一个产品的文案,轩辕号的名字和解释文字真的无懈可击,在此表扬吴远之先生的眼光。

在东和茶叶的留言中有网友评论:

“轩辕号标志着大益零投资价值的时代来临。意味着大益的投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标志着大益只剩下投机分子在活动了。标志着大益从此走下神坛。”

这段话很好地击中要害。树立一个品牌,打造一个新的号级茶,大家都知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以及市场的反复检验。

中国消费品历史上从来不缺名牌,事实证明,实打实的名牌产品往往都是历史悠久的,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市场经济全面放开之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的名牌,大多数都是拿钱砸出来的营销手段造就。

人喜欢东西,东西也在考究人。比如茶,喜欢普洱茶的消费者数以千百万计,然而真正懂的人有多少?遑论更高级别乃至品评“号级”这个层面的人?在这样的一个实情背景下推出“号级”茶,需要打个问号。

近期喧闹的茅台酒申请“国酒茅台”商标被驳回被迫自我撤诉一事便是个很好的佐证。酒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每一次企业策划都不仅仅是单独自我谋略的结果。其中不少关联是非常微妙的。茶叶也如此。何况在具体的商业操作上,谁敢保证自己或者整个行业内部没有什么猫腻?最简单的打个比方,茅台自己不会造假,但包装和印数可以造假。茶叶难道不存在这一点吗?

茶的生产总量,做茶企的都心知肚明,是否可以加推很多很多,我表示怀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金大益”“轩辕号”是否超出了公布的发行数量,因为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情茶叶企业可以做到,只要多印点包装棉纸就可以了。

暴涨中的大益“轩辕号”

▲东和茶叶网轩辕号价格曲线图

轩辕号的坐庄和中国早期股票市场大股东联合庄家坐庄方法类似:在中国股市的庄家年代,大股东实际控制公司的股权和经营,大股东自己或者直接找一个外面的庄家合作,大股东先故意散布公司的不良信息,好让庄家在低位的时候大量吸收流通筹码,庄家筹码收集够了,实际控制人开始逐步控制公司的利好信息释放,拉抬股价。

配合着利好信息,庄家在盘面上也会通过对倒的方式拉出漂亮的上涨图形,等股价涨到位,吸引散户入场,庄家盈利走人,韭菜接盘。

而在轩辕号的坐庄上,其实比股票的坐庄容易得多,因为有以下几点:

1、所有的货都在大益手里面,大益可以自行决定向谁投放多少量,也可以决定什么时候投放多少量。

2、大益的大型经销商和大益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关系,更好联合收割小藏家。

3、这个行业完全没有任何监管,也无需透明交易,韭菜根本无法真实了解每一天的真实成交量是多少,买家是谁,被割了韭菜都不知道,最后真以为自己收集了一个顶级普洱茶。

在大益的收割游戏中,核心不是这个轩辕号真的值多少钱,真的有多少专业人士购买,而是大益希望和经销商一起,找到更多的希望从投机里赚快钱的韭菜。

这些韭菜可能根本不知道大益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是布朗山料,不知道什么是老班章,他们只需要相信,这个轩辕号以后会涨10倍、20倍,会有下一个韭菜在他们盈利5倍的时候接盘让他们走人。只要有新的韭菜入场,这个游戏就能继续。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理论叫博傻理论,是指在资本市场中:人们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花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会有一个更大的笨蛋会花更高的价格从他们那儿把它买走。

博傻理论告诉人们的最重要的一个道理是:在这个世界上,傻不可怕,可怕的是做最后一个傻子。

大益是目前知名度最大的品牌商,有极大的渠道商群体和消费者认知人群,下线渠道把筹码握住,一年两年三年五年总有个傻瓜来买走。

我有研究过广东芳村市场很多炒作模式,大同小异,炒普洱茶路子都是一个调。真的没多少技术含量,就是庄家把货握住,不断发展下线和放消息,有大客冒出来就再高价出了货,没有大客出现就继续拉拉跌跌,筹码在自己手里,操作性低。大概了解其基础逻辑而已。在我的个人理解里,更像没有期权合同的期货交易,靠道德去兑现远期合同。

股票市场就是电子票的一种。之前普洱市场也有少量的电子盘,比如大圆普洱,蒙顶山电子交易盘。只是把大益的模式搬到APP操作而已。大益之所以能够运转的前提是他的经销商门店多,客户广,市场容量和密集度可以支撑长期散客的进出。换作其他品牌是极难操作的,而且区域主要是珠三角运营,超过这个土壤氛围和买卖渠道网,也难操作。

大益给了普洱茶行业一个蓝图梦想,造就了普洱茶可以成为黄金的预期。如果普洱茶失去炒作属性,回归到品饮属性,不知道多少商户和企业要遭殃,毕竟很多人说靠这个吃饭的,哪怕在东莞有人反映买的普洱茶等了十年拿出来卖的时候,发现茶砖里面都是石头。

4、终究,你还是致敬不了“轩辕”

在如今混乱的普洱茶市场,你只看见大益,那说明个人审美和茶品味的缺失,尽管陈升号老班章都要高于轩辕号的零售价格,但从我个人的偏见里,我觉得应该去消费他的产品。

拼配技术那是普洱茶的精华所在。大益毛料以什么价格采购,大家都心知肚明,陈升号以什么价格采购勐海那卡和勐宋的古树茶,大家一问便知,无须赘述。

“轩辕号”来自布朗山核心区的原料,吴远之老板没说是老班章料,都是你们炒作者自作多情而已,不是吴老板要宣传的,都是大益迷友做的大益论坛、大益行情,打着百年古树、号级传奇、号级新标杆,你们这不是要害吴老板和大益吗?

大益的普洱茶文化是什么?买大益,升值,越存越好,变古董茶。对于一个要喝的茶,特别改制后十三年来的产品几万种,无奇不有,只有更好,没有最好,推新弃旧,是否伤害茶友?是否高开低走?这个恐怕很少有人去想。大益普洱茶的炒作,就是谁早下手赚了钱谁就赶紧跑,趁还没有崩盘的时候谁先套或者怎么逃。现实就是这样有趣。

大益是普洱茶的代名词,好像没有人来写文章批评。茶企玩炒作会玩崩了,尽管国营勐海茶厂的金字招牌已成为历史,但我更愿意花万儿八千块买一饼改制前的2000年7542充充脸面。

大益茶却真实的存在普洱茶市场当中,有人买和卖,是好喝,也是真实的生存游戏。大益茶年年在生产,走了大益老茶客,来了大益新茶友,炒作依旧在进行。

击鼓传花坑的是经销商,消费者有什么感受呢?赚钱的是大益吗?大益和经销商茶商赚到钱可以跑路吗?最后市场是否事一地益毛,当大部分人都被坑过后,或许市场又会回到从前,这是自然规律。

吴老板可能没有想到,大益现在最大的溢价能力在于,大益经销体系无比庞大,市场改制后的大益,是茶,还是金融产品?终究,您致敬不了轩辕。内心敬畏的应该是一杯清澈的茶,干净的中国茶,那就是普洱茶的福音,那大益还有机会继续做普洱茶的标杆。

鲁迅先生有诗,“我以我血荐轩辕”,吴老板,您呢?

上帝保佑你。上帝保佑喝了茶的人民。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相关分类

热门推荐